重用白矾治呃逆

  □ 王国琛 天津市东丽中医院

  呃逆是由各种刺激因素引起迷走神经兴奋性增高所致的一种反射活动。顽固性呃逆频繁发作,症状顽固,常规治疗不能缓解。天津中医药大学张洪义教授,注重继承古今医家的原创思维,论治疑难病证,屡起沉疴,今将其重用白矾治呃逆思想及验案整理如下。

  张洪义认为,顽固性呃逆多属痰浊中阻、胃中不和、胃气上逆而致,可夹风夹瘀。治疗关键在治痰,然由于病程较长,痰邪胶困,难以速除,故用一般的化痰药很难取得好的疗效。“矾石酸涩性燥烈,最收湿气而化瘀腐,善吐下老痰宿饮,缘痰涎凝结,黏滞于上下窍隧之间,牢不可动,矾石收罗而扫荡之,离根失据,脏腑不容,高者自吐,低者自下”。张洪义认为白矾具沉降之性,能降上逆之胃气止呃,其酸敛之性能敛内动之肝风,所以他在辨证的基础上重用白矾治疗本病。

  姚某,男,70岁,退休工人。诉呃逆病史10余年,打嗝频繁,不能自制,常因打嗝而夜间不能寐。神情昏蒙,头晕甚剧,口苦口干,常伴见恶心、呕吐,血压160mmHg∕90mmHg。于当地医院诊断为慢性胃炎、高血压病、胆囊炎、轻度脑萎缩。曾服用大量中西药物,疗效甚微。张洪义诊为风痰所致的顽固性呃逆,为肝阳上亢,风阳上扰,胃中痰浊因“风动而涌”上逆所致。治以熄风化痰,理气降逆为主。

  处方:白矾2克,白芍12克,清半夏12克,代赭石(先煎)30克,天麻12克,僵蚕12克,蔓荆子12克,羚羊角粉(分冲)1.5克,茯神20克,砂仁12克,夏枯草12克,青龙齿(先煎)30克。

  二诊:诸症改善,打嗝次数明显减少。为防白矾燥烈伤胃,又加神曲12克、麦冬12克、以顾护胃气。

  三诊:已无打嗝症状,偶有嗳气,前方去白矾,更进3剂以巩固疗效。

  本案以化痰、熄风、顺气并用。以白矾燥湿逐涎,化痰降浊;以镇肝熄风汤平肝熄风,并用代赭石、清半夏等降气之品以平上逆之胃气、痰浊。


绝色韩国美女福利视频